高德代理 : 「被投票」投訴個案轉介執法機關 馮驊承認當場難追查

【星島日報報道】有選民說,投票時發現身份證已被人登記,選票被視作無效,票站職員解釋可能涉及人為錯誤,或有人冒充身分。選舉事務處表示,會按程序保密處理,選管會主席馮驊表示,會轉介執法機關跟進。 沙田及九龍塘都有選民聲稱,自己未曾投票,但職員核對身份證的時候發現資料已被劃線,職員要求他們用一張寫上「重覆」的選票,並表明會視為廢票。 馮驊承認,即場無法解決這些情況,因為香港實行投票保密制度,確保選票不會追查到哪一個人投出,個別人士的投票權利可能受損,但制度是確保無人可以知道誰人有投票,這是一個代價,除非香港放棄投票保密制。他指,日後會轉介執法機關跟進,向職員等索取口供還原情況。馮驊又表示,現時投訴個案佔全港投票人數比例很少,相信不會影響投票

修例風波:理大內料仍有逾30人留守

【on.cc東網專訊】上周淪為戰場的理工大學,在警方重重包圍下,留守者愈來愈少。兩名身穿紅衣、分別代表留守學生及市民的代表今午(24日)4時許見記者,指今日是被困的第8天,料現仍留守者有30人以上,有留守者情緒十分低落,意志消沉,長期處於驚恐狀態,有人已拒絕進食,且無法與人講話,亦有人生病,身體虛弱。 代表引述社工說法,指精神狀況不佳的留守者為數不少,部分人已減少走動,甚至昨日(23日)有廚師煮好食物,他們亦不敢出現,要倚賴社工傳遞食物,有可能對其日後造成永久創傷。代表又稱自己情緒起伏亦較大,「開始數唔到日子」,自己「每一分每一刻都希望離開校園」,惟上周親眼目睹想離開的人被濫捕甚至受催淚彈攻擊,故根本不可能離開。 代表呼籲警方停止圍堵校園,又希望校方與留守者溝通及處理現時困境,亦批評理大校董會主席林大輝雖到場,但其姿態似不願溝通,「見到留守者轉身就走」。代表亦指,部分物資或受催淚彈污染,未必安全,擔憂不能維持留守者生命。

高德代理 : 【新聞點評】三宗捐款的政治風波

人皆有惻隱之心,行善助人原是很單純的行為,但隨着人類社會愈趨複雜,做善事也愈來愈不簡單,處理不當隨時「好心做壞事」。近日就有3宗由「捐款」引發的政治風波,分別是中國捐助津巴布韋「懷疑落格」事件,網紅Ming仔「捐帛金」事件,以及香港人「罷捐」無國界醫生事件。 先講津巴布韋事件。眾所周知,中國近年大舉援助第三世界國家,每年數以千億元人民幣,變相透過錢「交朋友」,此舉在內地亦惹爭議,被民眾質疑「中國仍有很多人捱窮,政府卻拿公帑到非洲燒錢」。實際上,「金援外交」古今中外都存在,問題是中國被指「貼錢買難受」,欠缺成本效益,甚至有些國家「齋收銀,唔畀面」。 華金援津國疑遭「落格」 其中,位於非洲南部、擁有石油資源的津巴布韋,正是接收人民幣最多的國家之一,當地民間反華情緒卻持續高漲,許多人抗拒中國持續滲透該國的社會、經濟及政治;當地在野黨領袖早前明言,若然當選執政,將會「驅逐所有中國投資者」。 本周一,津巴布韋財長發表例行預算案報告,提及今年首三季,該國獲得1.94億美元外國援助,美國和英國是最大「善長仁翁」,分別捐資5000萬和4100萬美元,瑞典和日本亦捐出2800萬和1400萬美元,而中國的捐款只有363萬美元。翌日,中國駐津大使館罕有地主動發表聲明,指摘該份報告失實,強調期內中國向津國捐資1.36億美元,較報告數字高出40倍,差距極大。 事隔多日,這宗羅生門仍未獲得澄清,津國在野黨質疑當局有人把捐款「落格」;亦難怪中國大使館反應這麼大,除為「自證清白」,也由於若有國家「收完捐款不認數」,將令中國顏面盡失,並加劇國內民眾對「燒錢外交」的不滿。 Ming仔疏忽變「捐帛金」 至於KOL Ming仔事件,身為香港三大YouTuber之一,他自6月以來從未就反送中風波表態,如常只拍吃喝玩樂短片,早已遭部分粉絲譏他「活於平行時空」。及至本月初,TVB宣布明年將播出Ming仔主持的《一個人去旅行》節目,令他更受批評,所以上周六特意進行直播嘗試解畫,又表示會捐出「跟TVB合作酬勞的5倍以上」予支援抗爭者的機構。 可是風波並未平息,Ming仔先要粉絲提供相關機構名單,網民噓他缺乏誠意;接着他誤會「星火同盟」為勇武組織,衰多兩錢重;到他拍板捐款予星火,入數紙銀碼卻顯示100001港元,被指似「捐帛金」(通常只有做帛金才會在尾數加一元,避免「壞事成雙」)。結果他承認疏忽,並再一次捐錢,今次金額為100040元,總算有交代。 另一宗是無國界醫生(MSF)事件,事緣理工大學校園內的抗爭者自周日起被警方包圍,不少人受傷,更有醫護人員被拘捕。於是有市民要求MSF參與救援,但這家NGO一直拒絕,令很多人反感且「罷捐」。群情洶湧下,MSF在周二才派出4人團隊「象徵式」進入理大,仍被指too little too late。 先作「利申」:筆者向來支持的慈善機構是奧比斯(Orbis),未有定期捐款予MSF,雖有朋友在該機構工作,最近一年我沒與MSF或接近MSF人士有任何溝通,無任何為其「洗白」的意思。只是平情而論,MSF解釋在經過專業評估後,認為「香港社會各界提供的醫療資源與救援能力都是充足的」,故未參與救援,這並非全無道理。 無國界醫生拒施援捱轟 大家有目共睹,整場反修例風波以至理大衝突的主要問題不是醫療資源不足,而是警察涉嫌濫用暴力,阻礙救援,甚至拘捕醫護人員。根據MSF官網,該機構旨在「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香港抗爭者可算是「受武裝衝突影響」,但是否「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則存疑問。任何機構的資源都有限,MSF經評估後,若決定暫不在港出動,保留資源以備在更迫切情況下使用,亦屬無可厚非。 當然,有捐款人不滿也可理解,一來香港向來是MSF「捐款大戶」,以區區700多萬人彈丸之地,去年向該機構貢獻5.2億港元善款,按人均計算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瑞士。再者,以MSF的國際聲譽,若能豎起大旗,派大隊人馬穿起白袍走向理大,相信可對警方構成壓力,並引起更大國際關注。不過,這種政治角度的考慮未必符合該機構的專業判斷。 講到底,正如孟子所講「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行善助人原本很單純直接,惟人類社會愈來愈複雜,令這種原始行為跟現實結果未必完全匹配。舉例說,香港人不論捐款予MSF、Orbis或紅十字會,往往只是認可這些國際機構的「招牌」及大方向,未必會細閱機構章程及mission statement,以致有時出現期望落差。 就像人們若果捐款予MSF,通常是覺得「醫生救人,好偉大,值得支持」,但該機構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出動救援,又或者「香港人的捐款會用於哪裏」,恐怕大多數捐款者都不甚了了,所以今次香港本地發生危機之際MSF未有出動,便惹起軒然大波。 慈善機構和捐款者雙方皆要與時並進,適應這個時代。NGO須加強理念傳遞及公關處理,不可一味只顧收錢,甚或要像股票基金「篩選捐款人」,確保大家理念一致。捐款者亦不可奉旨「捐錢就係老闆」或者「只出錢不出心」,有責任了解機構使命,並作適切配置。例如支持全球人道援助工作的,大可繼續捐助MSF;若想支持抗爭者,則可考慮星火等本地機構,又或者兩者都捐。今時今日做捐款人,並非出錢就完事,還要好像管理股票組合般用些心思,在新時代做一個good donor。

律政司申《禁蒙面法》繼續生效 高院押後裁決

高等法院周一(18日)裁定,《緊急法》就其賦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任何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訂立規例,以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法》所制定的《禁蒙面法》,違反《基本法》規定。律政司隨後向法院申請暫緩執行裁決,讓《禁蒙面法》繼續生效,直至有最終上訴結果為止。高院周四(21日)展開聆訊。政府一方指,香港處於非常特殊的情況,公共安全受到危害,《禁蒙面法》生效短時間已略見效果,而法庭有責任去阻止公共安全受危害;泛民一方反對,質疑侵害人權,亦無助警方執法或遏止暴力,如果法庭讓違憲的法律繼續生效,將造成法律混亂。法官聽取雙方陳詞後,宣布押後裁決。 相關報道:高院裁定《緊急法》違反《基本法》 《禁蒙面法》多項限制不合乎比例 政府: 法庭有責任阻止公共安全受危害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先陳詞。他引用「古思堯案」指,即使法庭裁定特首的命令違反《基本法》,法庭仍可暫緩執行裁決,當中考慮的條件有3項:危害公共安全、威脅法治、剝奪個人應有權益。余若海續指,香港現時正處於非常特殊的情況,公共安全受到危害,幾乎每日都有示威衝突,警方檢獲大量汽油彈。 余若海稱,如果《禁蒙面法》未能繼續生效,則法庭向社會傳遞一個訊息:市民可以蒙面參與示威、做違法的事,然後逃之夭夭。他指出,法治的存在是為了保護社會,法庭可以遏止對公共安全的危害,法庭亦有責任這樣做。 余若海表示,《禁蒙面法》的實施未夠長時間以見其成效,但已經有一些效果。他續指,有法律亦不能預期所有人都會遵守,《禁蒙面法》生效後,雖有核心、頑固的示威者繼續做出損害社會的行為,但社會對於暴力的支持已經減少,部份人亦會遠離暴力活動。 余若海提到,在案件未有最終上訴結果的過渡期內,如果《禁蒙面法》並非臨時有效,市民蒙面亦會承受風險,法庭應該告訴公眾,這案件未有最終結果。 泛民:繼續執行違憲的《禁蒙面法》將造成法律混亂 代表24名泛民議員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隨後陳詞,指政府以《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已被裁定違憲,如果繼續執行,市民因而被非法被捕及拘留,人權受到侵害,正是威脅法治。她引用警方數字指,目前只有3人單純因違反《禁蒙面法》而被捕,當中只有1人被起訴,她質疑《禁蒙面法》對警方執法有多大幫助。 李志喜指出,政府有很多合憲的措施可以推行,為何必定要用這違憲的措施,而法庭為何要幫政府。至於案件的最終結果未能確定,她認為政府及警方大可以告訴公眾,有最終結果之前,蒙面所涉及的風險,而不必由法庭頒令,讓嚴重侵害人權的法律繼續生效。李志喜質疑,如警方繼續用被裁定違憲的《禁蒙面法》執法,裁判法院等下級法院可如何處理該些檢控,當中存在根本的矛盾。 對於余若海指《禁蒙面法》有一定效果,李志喜反駁指,《禁蒙面法》沒有收阻嚇作出,有些支持示威的人有蒙面,有些則沒有蒙面,現時並沒有實質數據、科學證據顯示《禁蒙面法》有用。 代表社民連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亦指,如果法庭容許《禁蒙面法》繼續執行,將造成法律混亂。除非是非常極端的情況,例如出現法律真空,否則法庭不應該考慮頒布暫時有效命令。他指出,目前香港的情況並非法律真空,沒有《禁蒙面法》,警方仍可根據其他法例要求市民移除蒙面用品。潘熙重申,法庭不用為政府的行為提供一個法律保護罩。 對於李志喜質疑,缺乏證據支持《禁蒙面法》可助維護公共安全,余若海回應指,已有七旬漢被蒙面人士用磚頭擊中而死,亦有人被蒙面人士放火燒傷。他表示,除非近月不在香港,或者沒有看電視新聞,否則不會不知道現時香港的公共安全受到危害。 高等法院法官林雲浩及周家明聽取雙方陳詞後,宣布押後裁決,指會盡快頒下裁决。 申請人之一、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在開庭前表示,《禁蒙面法》有刑事後果,如果繼續用以拘捕及檢控市民,是嚴重違反人權及法治原則。郭榮鏗指,不會反對政府上訴,希望案件盡快有最終判決。 新華社在周二、高院頒下裁決翌日,發稿引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臧鐵偉指,高院的判決內容「嚴重削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一些全國人大代表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此表示嚴重關切」,又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相關報道:人大法工委稱高院裁《禁蒙面法》違憲嚴重削弱特首管治權 繼大律師公會批評法工委發言人的說法在法律上屬錯誤後,香港律師會亦發表聲明,指司法獨立及法治乃香港特別行政區普通法制度的基礎,任何人均不應發表或作出會破壞或被視為破壞香港特別行政區司法獨立及法治的言論或行為。律師會引用《基本法》第85條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此外,《基本法》第158(1) 條列明,《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158(2) 條列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對關於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基本法》條款自行解釋的依據。

高德代理 : 美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港府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國會參議院今日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表示極度遺憾,指有關法案既無必要,亦毫無理據,更會損害香港和美國雙方的關係和利益。發言人重申,外國議會不應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內部事務。 發言人表示,自回歸以來,香港特別行政區一直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規定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充分體現「一國兩制」得到全面和成功落實。「一國兩制」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市民安居樂業的最佳安排,特區政府會繼續堅定不移地按照《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方針。 發言人強調,由今年6月初至今,香港有超過700宗示威、遊行和公眾集會,當中很多均演變成暴力違法活動。對此,警方一直保持克制,嚴格根據法律執法。警方有法定責任維持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因此,當出現非法集結或暴力行為,警方必須採取適當行動保障市民大眾的生命財產,將違法人士繩之於法,回復社會安寧。至於在貿易管制方面,香港有嚴謹的制度,並一向備受國際認許。根據《基本法》,香港是單獨的關稅地區。港府會一如既往按香港法律和國際管制清單全面執行戰略物品進出口和轉口管制並嚴格執法。 至於在政制發展方面,由「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是《基本法》訂下的最終目標。要落實這個目標,社會需要在法理的基礎上,在平和、互信的氛圍下,透過對話解決分歧,達致各方可接受的共識。特區政府會審時度勢,按照《基本法》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相關解釋和決定推動政制發展。 發言人說,《基本法》賦予香港的獨特地位,非任何其他國家單方面施予。香港的獨特地位一直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同和尊重,經貿地位亦與其他世界貿易組織成員相等。香港與世界各個貿易夥伴包括美國因而建立了互惠互利的合作關係。根據美方統計,過去10年,美國在香港賺取的雙邊貿易順差是在其全球貿易夥伴中最高的,單在2018年已超過330億美元。根據投資推廣署和政府統計處的最新統計數字,現有1 344家美國駐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區總部。同時約有85 000名美國人在港居住。美國單方面改變對香港的經貿政策,將會對雙方的關係及美國的利益產生負面影響。

黃之鋒欲到歐洲領獎求改保釋條件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涉於6.21包圍警察總部被捕,被控煽惑、組織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共3罪。他早前向裁判官申請保釋期間離港,到歐洲多國發表演說以及領獎,但遭裁判官拒絕。黃今(19日)到高等法院申請更放保釋條件,而法官聽罷陳詞後,拒絕其申請。 被告黃之鋒(22歲)被控3罪,其中「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於本年6月21日,在金鐘夏愨道非法煽惑夏愨道在場人士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此外,他被控「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和「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於同日,在灣仔警察總部外組織和參與未經批准集會。

高德代理 :84%市民指政府責任最大

【本報訊】修例風波持續逾五個月仍未平息,暴力衝突不斷升級。香港民意研究所最新調查顯示,近八成四受訪者認為政府應負上最大責任,其次是警方,約有七成四人;認為示威者也需要為事件負責的受訪者,亦有近四成一人。至於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修例風波的比例亦上升,由十一月首星期的逾七成七人增至八成人;另有逾五成四人認為,警方喬裝示威者曾經或煽動其他示威者進行違法行為。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及行政總裁鍾庭耀表示,有關調查顯示市民對警暴問題的關心,促請政府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平息民憤,並調查警方在不同事件中的武力使用情況等。 張建宗:不答應中大示威者條件 另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昨聯同多名局長舉行跨部門記者會,張形容近日社會局勢已急轉直下,港九新界多區被人堵路,加上暴力事件不斷發生,令本港不能再稱為安全城市,政府將會採取更果斷措施應對,包括加強統籌相關決策局工作。張呼籲示威者回歸理性和合作,又批評堵路是人為問題,且不會答應中大示威者條件。至於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校園變成暴力溫床,現時未知下星期會否繼續停課,若有決定,會確保有足夠時間知會家長。

理大呼籲師生離開暴力混亂校園

【星島日報報道】反修例風波進一步蔓延到各大學,繼中大校長段崇智要求所有外來人離開中大後。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亦聯同多名副校長,向師生及校友發出電郵,指校園變得一片混亂及暴力行為蔓延至大學校園,許多設施遭嚴重破壞,感到傷心及遺憾,並緊急呼籲師生離開校園,並對暴力行為予以強烈譴責,要求他們即時離開。 他又指,師生安全永遠是大學的首要考慮,因此已決定在今個學期的課節轉成網上教學,不再設面對面授課,校方正與教授及講師相討,確保教學可如常進行。他重申呼籲各界保持冷靜和克制,指在文明社會,暴力無助於解決任何問題,只會加劇緊張關係,帶來更大的傷害。 理大發言人亦呼籲校園內所有人士停止一切危險或違法活動,並立即離開。理大嚴厲譴責佔領校園的人士,恣意破壞校園及作出其他種種暴力行為,強調校方不允許他們在校園逗留。 發言人指,在最近一星期,理大校園設施遭示威者大肆破壞。基於師生的安全考慮,理大已決定取消本學期餘下的面授課堂,改以網上形式進行,並製訂新的評核安排。同時,理大今天亦宣布大學的辦公大樓繼續暫停運作,直至11月20日(下周三),員工盡可能留在家裡工作。

高德代理 : 中大投彈殺紅了眼

多間大學校園附近接連出現暴力事件及堵路,警方形容有大學變成武器庫及「兵工廠」,並蔓延至其他大學,有如癌細胞,「同恐怖主義又再行近一步」。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警方日前暫撤離中文大學二號橋,是因見暴徒情緒高漲,不希望衝突令雙方受傷,遂選擇暫不正面衝突,望校方兌現承諾,不要縱容學校成為兵工廠,又指如學校變成犯罪溫床,警方不可袖手旁觀,需要時亦有機會介入處理。 謝振中昨日(14日)在記者會上指,有片段顯示中文大學校內有人偷校巴駕駛,無法無天,亦有非常大量的汽油彈,亦有弓箭及巨型彈射器,可把磚射至數十米以外,又指有片段顯示有人拍手歡呼,令人心寒,而該校亦有多處遭破壞、電箱被縱火,不少大學職員擔心一旦失火會有危險,工作地方、員工宿舍都怕被焚燒。 射箭襲警 製汽油彈堵路 至於理工大學,謝指昨有人練習及使用弓箭,對出天橋早上有暴徒向警員及路過的電單車發射,形容可致命,又聲言有暴徒及支持者自欺欺人,稱只是堵路及破壞死物,惟當擊中市民時就忽然失明「乜都睇唔到」。至於浸會大學亦有人練習弓箭、製作汽油彈及在校外設大型路障。 謝指,警方如非必要,從不主動進入校園,無所謂圍困、圍攻、攻擊及攻入校園,重申因果非常清晰,沒有暴徒破壞就沒有警方介入,又指有暴徒的支持者運送武器及原材料入校園,「係幫佢哋定害佢哋」。他續稱,從大學管理層得知,在校內的人很多非學校中人,要有關人士離開有一定困難。 單日拘224人 20路口被阻 昨日截至中午已有二十個主要路口、十五個港鐵站受影響。謝形容有人不分青紅皂白,「所有人都叫得醒,惟獨扮瞓的人永遠叫唔醒」。警方周三(13日)共拘捕二百廿四人,包括一百五十二男七十二女,年介十四至六十九歲。同日,警方共使用五百七十八枚催淚彈、四百七十一發橡膠彈、七十一發布袋彈及廿二發海綿彈。兩名警務人員受傷。 城大宿舍發現大量易燃品 此外,香港城市大學緊急事故應變小組向校內發出通告,指城大校園由周三(13日)晚上至昨日遭大規模破壞,多處地方被毀壞及縱火,更在學生宿舍範圍內發現大量化學易燃物品,構成即時安全風險,為學生及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呼籲所有學生盡快離開宿舍,而大學已報警處理。

高德娱乐 : 中大投彈殺紅了眼

多間大學校園附近接連出現暴力事件及堵路,警方形容有大學變成武器庫及「兵工廠」,並蔓延至其他大學,有如癌細胞,「同恐怖主義又再行近一步」。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警方日前暫撤離中文大學二號橋,是因見暴徒情緒高漲,不希望衝突令雙方受傷,遂選擇暫不正面衝突,望校方兌現承諾,不要縱容學校成為兵工廠,又指如學校變成犯罪溫床,警方不可袖手旁觀,需要時亦有機會介入處理。 謝振中昨日(14日)在記者會上指,有片段顯示中文大學校內有人偷校巴駕駛,無法無天,亦有非常大量的汽油彈,亦有弓箭及巨型彈射器,可把磚射至數十米以外,又指有片段顯示有人拍手歡呼,令人心寒,而該校亦有多處遭破壞、電箱被縱火,不少大學職員擔心一旦失火會有危險,工作地方、員工宿舍都怕被焚燒。 射箭襲警 製汽油彈堵路 至於理工大學,謝指昨有人練習及使用弓箭,對出天橋早上有暴徒向警員及路過的電單車發射,形容可致命,又聲言有暴徒及支持者自欺欺人,稱只是堵路及破壞死物,惟當擊中市民時就忽然失明「乜都睇唔到」。至於浸會大學亦有人練習弓箭、製作汽油彈及在校外設大型路障。 謝指,警方如非必要,從不主動進入校園,無所謂圍困、圍攻、攻擊及攻入校園,重申因果非常清晰,沒有暴徒破壞就沒有警方介入,又指有暴徒的支持者運送武器及原材料入校園,「係幫佢哋定害佢哋」。他續稱,從大學管理層得知,在校內的人很多非學校中人,要有關人士離開有一定困難。 單日拘224人 20路口被阻 昨日截至中午已有二十個主要路口、十五個港鐵站受影響。謝形容有人不分青紅皂白,「所有人都叫得醒,惟獨扮瞓的人永遠叫唔醒」。警方周三(13日)共拘捕二百廿四人,包括一百五十二男七十二女,年介十四至六十九歲。同日,警方共使用五百七十八枚催淚彈、四百七十一發橡膠彈、七十一發布袋彈及廿二發海綿彈。兩名警務人員受傷。 城大宿舍發現大量易燃品 此外,香港城市大學緊急事故應變小組向校內發出通告,指城大校園由周三(13日)晚上至昨日遭大規模破壞,多處地方被毀壞及縱火,更在學生宿舍範圍內發現大量化學易燃物品,構成即時安全風險,為學生及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呼籲所有學生盡快離開宿舍,而大學已報警處理。